墨嵐

雙狐控/歡迎交流ˊˇˋ

鶴一期-想起不曾存在的一個人

好久沒更文了!【去反省
要畢業了終於有時間寫文了qqqqqq
被朋友推了個矛盾幻象梗,有四篇,應該會做上銜接,求太太們評論!

1、想起不曾存在的一個人

※現代paro
※OOC有
※微三日一期有
※玻璃渣(?)有
※雷者慎入

-

今天,也是很和平的一天,但似乎,有什麼東西被我遺忘了,會是什麼呢……?

睜開那蜜金色的眼眸,已經早上了,抬眼望向仍抱著自己熟睡的三日月,內心有股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。

「宗近……該起床了。」

「嗯……再一會兒。」

那人緊緊的將自己抱在懷裡,回想起近日一直在夢中的白髮男子,是何其的熟悉,然而卻怎麼也想不起他的名字、他的面容甚至是他的聲音,他、究竟是誰呢?

「一期,今晚我有個重要的會議,可能會晚些回來。」

「我知道了,那您記得要吃晚餐,別餓肚子了。」

對方吻了下自己的額頭後便提著公事包出門,而自己則是必須先洗好早飯的碗盤,等等與江雪還有鶯丸有約。

這麼一想,自己和三日月同居也有兩年之久,期間一直到兩人心意想通真的花了很長一段時間。

將碗盤洗淨後換了平常穿的服裝後就前往約定好的咖啡廳,途中仍是想著夢中的那位白髮男子究竟是誰,就這麼思考著已經走到咖啡廳。

「啊、一期,這邊。」

鶯丸朝著自己揮手,總覺得這麼一幕似曾相似,總覺得……那位白髮的男生,一定會坐在自己的隔壁,為什麼呢,那個似乎對自己很重要的人,為什麼會忘記?

愣了會才回過神,坐到了鶯丸對面的位子。

「感覺一期今天很心不在焉啊,身體不舒服嗎?」

「啊、我沒事的,只是在想事情有些晃神,謝謝關心。」

在與友人相談甚歡時自顧的想其他事是非常不禮貌的,決定暫時將這些事拋諸腦後,和友人們好好敘舊一番。

與兩人道別後,便去了商場買菜,今天是草莓大福的特價日,多買幾個的話鶴………鶴……?為什麼是鶴,明明不記得認識的人裡名字有鶴的啊……

「馬麻!這個白色的丸子真好吃呢!」

「是嗎?那麼馬麻下次在買給你吃好嗎?」

「嗯!」

丸子……丸子……鶴……丸子……對了!是鶴丸!鶴丸國永!那個中學時代一直和自己很好的鶴丸!自己為什麼會忘記呢!

終於想起了那人的名字,五官及聲音也漸漸的清晰起來,有如從迷霧的森林一般走出來,一期非常開心的買了好幾個草莓大福回家,決定改天與鶴丸聯繫看看。

然而一回到家,一期更是不解了,為了確定長相,找出了初中的相簿跟畢業紀念冊,然而不管怎麼找,都沒有找到任何關於鶴丸的相片,甚至連初中的同學欄上都沒有這個名字。

為什麼?但是明明記得他們穿過相同的制服,甚至最後也心意相通的交往,一起畢業……為什麼找不到他。

想到這裡,一期心裡已經慌了,於是便撥通鶯丸的手機號。

「喂?是一期?怎麼了嗎?」

「鶯丸,你記得那位初中和我們同班的鶴丸國永同學嗎?」

「……一期?」

「就是那位一起跟我們去新年參拜,和我交往過,一起畢業的那位鶴丸國永啊!為什麼……為什麼我找不到關於他的任何東西!他對我……」

「但是一期……你冷靜點聽我說,你口中的這個鶴丸……從來都不存在過啊。」

「誒……?」

TBC.

鶴一期/只是開車

嗚嗚嗚嗚好久沒開車根本亂駕駛了(´;ω;`)

※現代paro
※OOC一定有
※只是輛很爛的二手車

P站連結(需登入)

http://touch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7529710

分手05

終於把腦洞挖出來了(´・ω・`)

希望大家能多留言這樣才有動力寫更多糧(*´>д<)

※現代pa

※OOC一定有

※玻璃渣注意

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

「我先出門了,有需要買什麼再打給我吧。」「嗯,謝謝。」穿好鞋後,得到對方的回應就出門去了。

彼此都很有默契的不去談昨晚的事。

「如果、我說我快死了,你會怎麼想呢,鶴丸。」這句話是一期不自覺開口的,但是卻順利的讓身旁的白髮男子啞口無言。

「大概、會難過到想死吧。」過了半晌鶴丸才回應道。

「咦………?」然而一期沒想到的是,他不經意脫口而出的話語竟會得到回應。

「一期,我們重新開始好麼?」鶴丸握住了一期的手,眼裡滿是深情。

「我……我先回房間了……!」但一期卻像是被嚇著了的貓般從沙發上跳起,徑自奔回了房間。

其實他很高興,高興的快要哭出來了,但是他不行,他不能拖累鶴丸的人生,他無法帶著這個病跟他交往。

看來還是不應該見面的。


然而另一方面。

鶴丸很失落,今早一期對他那疏遠的態度,明顯的表示不想再進行昨天的話題,於是他也沒能再向他開口。

果然嚇到他了吧,想著想著,不知不覺就已經抵達公司門口,結果煩惱於該怎麼繼續跟一期相處,會議上完全沒有聽進去。


不能答應鶴丸,絕對、絕對不行。一期在心中不斷說服自己,即使心中還是喜歡著的,也不行。

經過百般糾結以及內心的天人交戰後,一期終於將自己的心情整理好了,畢竟今早那疏遠的態度,讓彼此之間的氣氛很是尷尬 。

緩緩闔上整夜完全沒有入眠的雙眼,就這樣墜入了夢鄉。

再次醒來時已是傍晚時分,看了看桌上的時鐘,想著鶴丸大概已經回來了,便下床出房門,正好撞見在準備晚餐的鶴丸。

「一期你醒啦,正好想去叫你呢,先坐一會兒,晚餐馬上就好。」

「那我先準備碗筷。」說著便拿了兩個玻璃碗及兩雙筷子,偏偏這是手卻不聽自己的使喚。

兩個碗落在地上發出的巨大聲響引來鶴丸的注意,只見一期靠著牆壁坐在地上,一臉驚慌的看著自己的雙手,身體顫抖著。

「一期你怎麼了。」鶴丸上前的關心卻被一期推開。

「不要……不要碰我……」一期將臉埋在膝蓋之間。為什麼,我明明不想在他面前這樣的,明明不想讓他看見我這麼狼狽的。

「一期……你是不是……生病了。」聽見鶴丸的話,一期不敢置信的抬起頭看向對方。

「果然如此。」將一期擁入懷中,捧起一起的臉,眼裡滿是心疼,鶴丸輕聲說著「不要管什麼過去跟未來,我只想要你一個真心的答案,一期,你還喜歡我嗎?」

「………」他開不了口,他不想因為自己的自私而束縛對方一生,但內心卻不想去否認喜歡鶴丸的心情,在如此矛盾的狀況下,他只能選擇沉默。

「不管你生了什麼病,只要我們在一起就能克服,一期,相信我,再給我一次愛你的機會好嗎?」看著對方這般模樣,鶴丸心中充滿著心疼與不捨。

「……即使拖累你的人生,你也願意嗎……」這時的一期終於開口了。

「珍惜都來不及了,又怎麼會是拖累呢。」鶴丸輕撫著一期柔軟的髮絲。

說完的下一秒就被緊緊的抱住「要是將來後悔了,我可不管了。」

鶴丸揚起燦爛的笑容回抱住對方。

「絕對不會後悔,我向你保證。」

TBC.

分手04

拜託我需要大家的留言qwq

*現代paro

*OOC一定有

*玻璃渣注意

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

「哎呀,真是巧遇,一期也是來醫院探病的嗎?」

燭臺切關心的問候,一期愣了一會兒才點了點頭回應。

「朋友得了重感冒,所以來看看。」

他撒謊了。

因為燭臺切是鶴丸的熟人,為了避免被得知其狀況,所以撒謊了。

「不好意思,因為跟人有約,必須先行離開了,我們之後再聯絡吧。」一期開口。

「當然,你去忙吧。」燭臺切只是揚起一個溫柔的笑容應答。

像是逃跑般的趕緊走出了醫院,一期並沒有問他們來醫院的原因,也不想知道,關於鶴丸的任何事一點也不想。

他害怕、害怕自己再見到他,一定會無法克制自己,告訴他,其實他還愛著他。

「光忠,你剛剛在跟誰說話啊?」鶴丸從櫃檯走來只見燭臺切對著某個方向揮手,好奇的問著。

「啊,我剛剛遇見一期,不過他說有約就先走了。」

「……這樣啊……那我們走吧,小俱利的藥也拿了。」鶴丸指著手上的藥包說著「趕緊回去吧。」

「嗯,走吧。」回應對方後燭臺切先行走往門口,鶴丸隨後跟上步伐。

大概、是不想見到我吧。


被送回家後,一期在玄關換上拖鞋準備回房,卻覺得眼前一陣晃動,扶牆穩了穩身子後,腦中便想起醫生提醒自己的話語。

「之後有可能會有眼球晃動、四肢漸漸不聽使喚或無法動彈的症狀,若是一個人住,建議再找位同居人吧,以免生活上的不便及安全考量。」

看來、真的越來越嚴重了呢,之後還是請藥研派個傭人來吧。

慢步的回到自己房間,給藥研發了一則簡訊後,從衣櫃拿出居家服開始更換。

就這麼過了兩個月,一期的病情漸漸開始影響起了生活,偶爾寫字無法正常,說話也會開始混亂。

然而某天,當一期有些艱難的邁步走向玄關開門時,卻見到了那許久未見的熟悉面孔--鶴丸。

一期一臉驚訝的看著眼前的白髮男子,頓時所有的話語都梗在喉嚨裡說不出口。

「是藥研請我過來的,說是你生活上需要點幫忙。」

一期過了一會兒才將鶴丸所說的字句組合起來並理解意思。

「是麽,那請進吧。」勉強揚起一個笑容便側身讓對方進了玄關。

「這裡是客房,就讓你用吧,然後這裡是廚房,浴室則在這。」依依的向他解說屋內的結構後,一期就回了房間,立刻發了通電話給藥研。

「一期哥?」

「………為什麼讓他來?」

「我想、如果是鶴丸哥的話,應該可以幫上一期哥的忙的。」

「……這樣啊……嗯,謝謝你。」

「不會,那麼我還有事先忙了。」

「嗯,辛苦了。」

掛上電話後,房內一陣靜謐,只能聽見一期的呼吸聲及輕微的嘆息。



「不好意思不小心睡著了,晚餐……」一期話還沒說完就看見一桌的好菜在自己眼前。

「我知道,所以借用了廚房,沒關係吧?雖然我已經用了。」洗完最後一個鍋子後,鶴丸從廚房走出來。

一期有些愣愣的看著眼前的鶴丸,記憶中鶴丸並不是個會做菜的人,看來他這幾年似乎過得很好。

鶴丸一直被這樣盯著總是會不自在的。

「唉別一直站著嘛,不快點開動菜都要涼了。」鶴丸一邊催促著一期一邊徑自坐在餐桌其中一邊「雖然不知道合不合你的胃口,但還是先填飽肚子吧。」

一期點點頭便跟著坐在對面,拿起筷子,卻無法自由的使用,手完全不聽自己的使喚,但是鶴丸似乎也沒發覺,貌似在想其他事情吧,一期突然覺得有些慶幸。

晚飯後鶴丸以寄人籬下為由,硬是讓一期乖乖的坐在客廳而自己洗碗去。

結束後鶴丸也跟著坐在客廳看電視,這時坐在身旁的一期開口了。

「如果、我說我快死了,你會怎麼想呢,鶴丸。」

分手03

碼文碼到一半心疼的想哭的概念………

求評論,您的評論是我創作的原動力

現代paro

OOC一定有

玻璃渣請注意

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

鋼筆鏗鏘一聲落地,一期看著自己那顫抖著的右手心又沉重了一節,這幾年症狀似乎越來越嚴重了。

兩年前。

躺在偌大又毫無生氣的白色病房內,一期很是不自在,直到醫生敲門進來的那刻,這種不自在才稍微減緩了些。

「粟田口先生,我們已經診斷出您的病情了。」

醫生一臉嚴肅的走至病床旁,一期緊張的吞了吞口水,等待著答案。

「很遺憾……您得了小腦萎縮症,又名企鵝家族,是遺傳性疾病。」

腦袋頓時轟的一聲,瞬間空白,如同被宣佈了死刑的囚犯般,一時完全無法反應過來。

「雖然遺憾,但這還是能靠藥物及復健來減緩病情的。」

聽著醫生向自己說明日後可能發生的症狀與治療時間後,一期便再次躺回床上。

可笑的是,自己這時想到的仍是那個人,『那時候分開果然是對的。』『還好不會耽誤到他的人生。』心中各種衍生出來的想法無一不慶幸當時的選擇。

隨著時光逝去,聽從醫生的治療方法,轉瞬也過了兩年,但還是無法避免的開始漸漸無法拿穩東西了。

強忍著手上的顫抖,吃力的撥打給正在公司幫忙的藥研。

「一期哥?」

「藥研,文件的部份之後可能要拜託你了。」

「……還是無可避免的發生了嗎。」

「嗯,不好意思麻煩你了,等等我會過去醫院一趟的。」

「我知道了,晚點我會派車去接您的。」

「謝謝。」

站起身,走向房間,身體仍是不可抑制的自行搖晃,不過兩年來都是這樣過來的,大概也習慣了。

拿起擺在書桌上的相框,裡面擺放的是自己和弟弟們的合照,但誰也不知道相片後還藏著一張自己與那個人的照片。

「沒讓您看見這副狼狽樣真是太好了……」

空蕩蕩的房裡只有自己的聲音,以及那對自己感到絕望的嘆息聲。

到了醫院門口,輕車熟路的走向問診室,聽見自己的名字後便開了門進去。

「醫生,我已經開始漸漸不能拿好東西了。」

只見眼前人臉色一沉開口說道。

「看來我們必須加快治療時間了,沒想到惡化的比想像中還快。」

與醫生商討好今後回診及復健的行程後就退出了問診室,不料看見了那抹白色的身影,下意識的避開後卻撞到前面的人。

「對不……」

「一期?是一期對吧?!」

抬頭一看,對上了那雙琥珀色的眼眸後就一眼認出了這個人。

燭臺切光忠。

分手02

小小的更文,新學期開始完全沒空閒啊………

被我遺忘了一陣子的坑,決定開虐,沒錯,是玻璃渣。

現代paro

OOC一定有

慎入

--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

人的一生中能有多少像這樣的機會?

一期曾想過,若是能再遇上那個人,一定會跟他說上許多話,然而真正碰上了,卻是連一個字也說不出口。

原以為搬來國外,兩人的關係將從此被截斷,卻意外的遇上了他,那個讓自己思念無數的他。

但他終究是將自己抽離那個熟悉的懷抱。

冷靜下來仔細思考,也許他早已有了其他喜歡的人也說不定,他曾是那麼風流,又怎麼在意一個早已從他世界中離開的人呢?況且自己也無法再留在他身邊了。

「請問您怎麼會在這裡呢?是因為工作麼?」

貌似關心的問候,其實只是為了化解彼此之間的尷尬氣氛罷了。

「啊啊、是啊,閒下來後就決定出來逛逛散散心。」鶴丸也只是尷尬的笑了下作為回應「那麼一期呢?怎麼會在這裡?」

「為了治………啊不,就是分公司需要協助便長期定居下來了。」

習慣性的回答,好在有馬上反應過來,自己可不希望讓他知道那種事。

「這樣啊………」鶴丸將視線轉向一旁的景色說著。

「若是沒事的話我………」原本正打算離開,卻因為一時的失神再次跌落那個懷抱。

「一期你沒事吧……」鶴丸有些擔心的看著一期,一向謹慎的對方居然會突然的昏過去。

「沒什麼,大概是工作有點勞累了。」推開鶴丸,一期將有些凌亂的衣服整理好「今日的事還請您忘了吧。」不等對方回應便轉身逕自走去。

鶴丸看著那走路有些搖晃的背影,深沉的思考著。

TBC.

深不可測02

太忙都忘了更文哇實在很抱歉(*´>д<)

偶爾也要當個不人道的人#陰險

※殺手paro

※ABO設定

※OOC一定有

※不喜請左轉直走謝謝

---------------------

若要說小狐丸的弱點的話,大概只有懷中的這隻狐狸能令他失去理智吧,各種方面上。

自那天以來也已經過上好幾個月,鳴狐也總算是願意放心的和自己一起睡了。

均勻的呼吸、平穩的信息素以及時不時蹭上自己的臉蛋無一不在誘惑著小狐丸,但是他不能出手,畢竟他還不能確定鳴狐是否對自己有意思,他可不想標記個對自己沒感覺的O。

看著牆上的掛鐘,也是該去公司的時候了。

在鳴狐額上輕吻下後便梳洗一下出門去公司,今天可有重要事務需要討論。

門一闔上,燦金的眼眸便睜開,在清晨昏暗的房間內看起來分外亮眼。

其實在小狐丸醒來前鳴狐就起床了,不在自己熟悉的家還是無法太過安心的入眠。

鳴狐最近有個煩腦。

每次看見小狐丸他總有下不了手的感覺,不管是在他毫無防備睡在自己身邊時,還是親吻自己時,明明這幾個月以來有那麼多能下手的機會,他卻沒有行動,手中的刀刃總是提起又放下。

然每每想起他工作認真的模樣,赤紅的眸帶著熱情看向自己、渴望自己的模樣,與想讓人被一口咬下的犬齒,低沉卻帶有磁性的嗓音,喉嚨總是變得乾渴,身體發熱,信息素也開始不安分。

從未有過的感覺令自己害怕,自己竟渴望被目標佔有。

傍晚,當小狐丸拖著疲憊的身軀回到屋內躺在沙發上休憩時,那種感覺又來了,想動手,身體卻百般的違背自己的意思。

收起手中的刀刃,走到對方身旁輕輕拍了下對方。

「小狐丸大人……請先換衣服再休息……」

其實在小狐丸身邊很舒服,他在工作上雖強勢,但對待自己卻是非常溫柔,知道自己不喜歡說話,也不會勉強著自己,只是安靜的陪著自己。

還沒意識過來手已經被對方拉過、抱住。

「鳴你、喜歡小狐麼?」然而一開口卻是令鳴狐倍感錯愕的問句。

小狐丸想這個問題已經一整天了,連辦公的心思都沒有。

「小狐能肯定自己是喜歡你的,就算一開始是被你的外表而吸引,但現在小狐能保證一定是喜歡鳴的人,而非外貌。」

鳴狐的細心及體貼他是知道的,總是為了不打擾自己休息而放輕的腳步聲,時不時遞上的能放鬆身心的花草茶,還有許多生活上的細節鳴狐都會為他設想。

「鳴呢、喜歡小狐麼?還是只是為了小狐擁有的一切……?」

「我不知道……小狐丸大人……」

然而傳來的卻是令自己失落的答案。

「……我知道了,抱歉問了你這些問題。」鬆開手,便起身要往房間走,看來確實只是看上自己的地位錢財吧,但衣角卻被緊抓著不放。

「並不是……小狐丸大人想的那樣。」還不等對方的回答,鳴狐又繼續說下去「只是……我並沒有……喜歡過誰的經驗……所以不清楚那是一種怎麼樣的情緒……」

拉住對方的手又手緊了幾分。

「但看見小狐丸大人……身體總是會變得奇怪……開始不安分……渴望……心跳加速……」鳴狐感覺自己的臉已經快熱得爆炸了,但他還是不希望自己被誤解。

正開口想繼續說下去時身體再度被抱住。

「那麼鳴、希望被小狐標記麼?」只耳邊傳來了這樣的話語。

伸手回抱住對方「……非常希望。」

tbc.

100fo感謝

占tag抱歉

不知不覺已經100fo了啊(*´>д<)

非常感謝大家願意追蹤渣文手qwq

以下開放點文糖,渣,肉,清水皆可

鶴一及雙狐各一篇,真的非常感謝大家(*´>д<)

玻璃渣注意

OOC注意

--------正文---------

「鶴丸殿,請起床了。」

清晨的陽光透入,卻並無直接照射在男子的睡顏上,而是被某個身影遮擋住,柔和的聲線令人錯以為還在睡夢中,但在被晃醒的過程中,終於打算離開被窩的鶴丸國永,對上的是一雙帶著困擾的蜜色眼眸。

「真是的,今日要一同執行內番,還請您別賴床啊。」

「是是,親愛的草莓殿下,早安。」在那人毫無防備的臉上偷親一口便趕緊的爬起身換衣服。

「就說了別這樣叫我了。」小聲的嘀咕後也跟著起身出了房門,關上房門前還不忘提醒句「請您快點換好裝,時間已經不早了。」

兩人是負責手合的部分,所以練習的差不多後便一起坐在走廊上乘涼,雖說是冬天,但在暖陽下激烈運動仍是會出汗的。
就如平常那般,鶴丸會躺在一期的腿上休息,偶爾在一期不注意時偷吻他,換來對方一臉困擾及紅潤的臉頰。

但這些悠閒的日常,卻在那場遠征裡,通通化為灰燼。

在一期一振斷刀後,鶴丸發了瘋似的到處砍殺,無論是受多少傷,直至自身斷刀為止,都不曾停過。


當他再次醒來,已經是數千年後。

陌生的環境,還有將自己與世隔絕的玻璃窗,以及被擺飾在一旁的本體刀刃,雖然不知自己身處何處,但他唯一能肯定的是,這裡沒有一期一振的存在。

就這樣、每天生活在這個毫無生氣的玻璃櫥窗內,除了沉睡,也還是沉睡,又這樣不知過了幾年,當他醒來時,對上了某雙蜜色的眼,就如那天清晨一樣的溫和。
他像是抓住最後一根稻草的人一般,奮力的爬起身衝向那人,卻被冰冷的玻璃阻隔著。

他將手貼上那人從另一頭放上的手,燦金的眼瞳凝視著那雙蜜金色的眼,望著那張他再熟悉不過的臉龐,海洋色的髮,跟以前一模一樣。

正當他想喊出對方的名字時,却有他不曾見過的陌生男子,吻上了一期的臉,抱住他,輕蹭他,而一期的反應就跟那時一樣,即使一臉困擾,臉上仍是泛著紅暈,看上去是如此的幸福。

「你看,這把名為鶴丸國永的刀真是漂亮呢。」一期看著櫥窗內的刀,彎起溫柔的笑。

「你喜歡。」男子如此問著。

「喜歡,不僅刀本身漂亮,連名字我也很喜歡,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就算沒有原因,但我就是喜歡。」一期在說的過程露出了一個甜孜孜的笑容。

語落,鶴丸的眼淚也隨之落下。

即使隔著玻璃櫥窗,鶴丸仍可清楚的聽見他們的談話內容,鶴丸突然想起那天手合後他問過一期的話。

「一期,你喜歡我嗎?」

「喜歡,您的外表與內在,以及您的名字,我全部都喜歡,無需任何原因,就只是喜歡。」

接下來的話他完全沒有聽進去,就只是一直的看著一期的臉,看著他與那男人有說有笑,看著他幸福的模樣,他伸手想觸碰,却無法,即使再怎麼聲嘶力竭的喊著他的名字,但對方卻聽不見,甚至無法看到他。

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一期再次離他而去,然而他無法挽留,他什麼都做不到,無法抱著他,無法再對他說一聲我愛你。

一期,如果我們下輩子還能見面,我一定,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。

醉酒01

與佳霈親媽一同寫出的文

文筆可能會有些差異

現代pa

OOC有

R18注意

------正文------

一期從來都是個優等生,不管是學生時代,還是現在正在工作的場所,優秀的能力讓他得到老闆十分的信任,現在是公司宣傳部的主任,因此他也完全沒想到自己會跟鶴丸國永相遇。

「鳴狐先生,這份文件就麻煩您了。」將資料遞給對方後,一期也準備下班了。

「走吧走吧,別那麼死板,今天去喝一杯。」剛踏出公司門口便被一早就埋伏在這裡的次郎給攔住,他是開發部的部長。

「等等,今天…!」還沒說完就被對方拉著走了。

一路上,都是次郎在說話,完全不給一期機會開口,大概是最近跟他大哥吵架所以想解悶吧,一期如是想道。

不知不覺就被拉來一家酒店門口,燈紅酒綠的招牌,看上去就是家高級的店。

帶著戰戰兢兢的心情,一期同次郎部長踏進了自己從未接觸過的環境。

悠悠響起的音樂,望眼看過去都是面容英俊的男性以及身材姣好的女性,店裡頭多是聊天的嘻鬧聲,瀰漫著曖昧的氣氛。

─還真是來到了一個不得了的地方啊。

一期汗顏,基於禮貌還是掛起了商業性笑容與次郎坐到位子上點了幾瓶酒。

「部長...您可別一次喝太...」

「喝酒啦喝酒!總之來瓶香檳潤潤口吧!」

不顧一期原本打算脫口而出的勸阻,次郎已經開始點起單來。

無奈是自己的長官,一期還是乖乖閉上嘴,盡可能迴避與小姐先生們的對話並開始喝起酒來。

大概過了一個小時左右。

「再來一瓶紅酒!!」次郎對吧檯大聲的叫喊著。

「還要喝啊…。」這已經是進門以來的第五瓶酒了,不過大部分,都是次郎喝的。

一期不是個很常喝酒的人,也還好酒品並不差,酒量亦是,相反的,對面那個又點酒的人已經醉了。

他不是很習慣待在這種充斥著曖昧氛圍的環境,於是便走到比較沒什麼人的角落乖乖喝著酒,也不與人交談。

「先生一個人麼?」一個頗有磁性的聲音至耳邊傳來,抬眼一看,正好對上一雙金色眼眸。

那人身著一身白色西服,略為過肩的白髮,襯的頸部更加白皙,有著鮮明骨感的手上捧著一個酒杯,正彎著腰對自己笑著。

「……不是。」一期看著他,不自覺愣了愣才伸手指向不遠處的次郎回應道。

「原來如此,那能否坐您旁邊呢?」

這句話有問等於沒問,因為還不等一期的回答,他已經逕自的坐下了。

一期眨了眨密金色的眼,雖然覺得有點困擾──畢竟自己只想好好休息──但也沒有出聲制止的意思。

將注意力放回自己手中的酒杯,一期並沒有特意搭話的意思,但也並非打算不搭理人......再怎麼說,這位先生也只是在工作而已。

「呐,怎麼跑來角落自己喝酒呢?」鶴丸偏頭望向一期,精緻的臉龐依舊掛著笑容。

禮貌性地轉頭望著人,一期只是笑了笑:「不擅長那樣的氣氛呢。」

隨後又是一陣沉默,而沒有回應的鶴丸只是站起身子先行離開。

一期原本以為鶴丸會自討沒趣地就這樣去找別的客人了,然而出乎意料的是、那人卻拎著一盒小巧而帶有裝飾的盒子,喜孜孜地走了過來。

「吃甜食呢,是可以轉換心情的。」

再次不等人回應就坐在一旁的鶴丸,只是打開包裝,拿出裏頭的草莓大福遞給一期。

「不...我並沒有要買.....」一期揮著手打算拒絕,卻突然被塞了一口大福。

「不好意思,鶴丸國永的擅作主張是沒有退貨這個選項的哦!」

「……謝謝…。」

其實一期挺喜歡吃草莓口味的零食,自己的名字雖然常常被這樣拿來當玩笑,卻也習慣了。

「嘛,還不知道您的名字呢,我是鶴丸國永。」鶴丸將一個大福吃下肚後道。

「…我是粟田口一期。」一期如實回答道,他並不輕易說出自己的全名給不認識的人知道,只是不知為何,面對眼前的人他總會一五一十的說出來,大概是醉了吧,臉頰熱熱的,有點想睡,剛才有點喝多了。

「喂喂~我還要喝啊大哥你放開我!!」這時一旁的吵鬧聲傳了過來。

原來是太郎正要拖走還在喝酒的次郎,只見桌上已經將酒的錢全部付清,而兩人就這樣一拖一掙扎的出了酒店。

「我想…我也該走了…感謝你的陪伴。」將錢放在桌上後,一期站起身,卻莫名的感到一陣暈眩。

「!」還好鶴丸反應快,即時抱住了一期,只見懷中人兒睡的正香。

一期的酒品很好,因為只要一醉便會睡的不醒人事,不像次郎會到處亂鬧,但也因此不能在外隨便喝酒。

「...該拿這位睡美人怎麼辦呢?」撇了一眼逕自在懷中與周公下棋的客人,鶴丸笑了笑,換了個施力點便輕易將其打橫抱起。

鶴丸緩緩走向一臉困擾的太郎以及被狠狠抓住的次郎,保持自己的專業向兩位詢問:「先生,不好意思,您們的部下不勝酒意而睡得一蹋糊塗...需不需要幫幾位打車回家呢?」

「一期?...都怪次郎顧著喝酒...唉。」太郎蹙起眉頭,無奈地望著依舊醉醺醺的兄弟,隨後向鶴丸低下頭來表示歉意:「真的非常抱歉.....!由於時間問題不太方便帶著人繞路回家...如果可以的話,想請您派一位人員送我們的部下回公寓。」

或許真是因為難堪,太郎頭垂的更低了:「...因為是重要的部下,真的非常抱歉要這樣麻煩您們。」

「請別介意,我們必定完成客人您的要求。」鶴丸依舊保持著笑容允諾,只是心裡想著這倒在自己身上的睡美人真是無辜,被上司拉來喝酒卻落得被丟給酒店人員送回家裡的窘境。

收到了太郎抄寫的地址後,鶴丸將一期安置在員工休息室好好休息,搶先一步接下來這個送客人回去的工作。

平常自己並不喜歡這種麻煩事的──不過,或許是因為心血來潮吧、想了解一下這位與店裡氣氛特別不搭嘎的人兒。

開車的途中,一期仍是熟睡著,不時會發出囈語,看著那睡臉,鶴丸不禁想---如果他害羞起來又會是什麼樣子呢…?

想著想著,不知何時已經到了目的地--一期的家。

一期高中畢業後就離開家裡,因為弟弟們的學費,自己也不想造成家裡的負擔,因此才搬來他的叔叔鳴狐的家,由於鳴狐一直住在戀人小狐丸家裡,所以就把公寓讓給一期。

千辛萬苦才將這位睡美人抬上公寓住處,才發現這人兒居然沒鎖門。

進入玄關關上門後,直接把人搬至房間的床上,正打算悄悄離開時,手卻被拉住。

「……你要…去哪…。」只見一期微睜著眼,臉頰紅通通的問道。

雖然這模樣令人心動,但鶴丸還是覺得襲擊的話還需要點相處的時間

「當然是快點離開這裡,不然的話,我會忍不住襲擊睡美人的。」用著一貫溫柔的話語,輕撫著對方的臉,鶴丸如此說道。

但是一期卻不給回應直接就吻上了他。

因為職業的關係,鶴丸其實不排斥接吻,當然,吻技也是一流

將舌頭深入對方柔軟的口腔中,佔領著每個地方,這個吻,帶著些微的、酒的味道。

吻至雙方都喘不過氣才依依不捨的將唇分開。

「……奪走我的全部吧。」    

http://www.pixiv.net/novel/show.php?id=6352124

退出後,鶴丸輕輕的將一期抱入浴室進行清理,擦乾穿好衣服後便貼心的替他蓋上被子,便一直坐在客廳內沉思。

鶴丸自認自己的克制力非常好,從一開始工作到現在,即使貼上來的客人們酒氣再重,他都不曾出手過,沒想到居然敗在了這位名為一期的男人手上,現在不該做的都做了,要怎麼向他交代才好。

想起對方剛才不斷渴求自己的模樣,鶴丸再度紅起臉,輕聲嘆息。

「可是真的太誘人了……」