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嵐

雙狐控/歡迎交流ˊˇˋ

花魁-貳/雙狐

大家好我回來了,這次有點拖稿了萬分抱歉(´・ω・`)

下一篇就是肉了,但是有人可以教我怎麼放上來才不會被關愛的嗎(´・ω・`)

花魁-壹:http://elike1233135.lofter.com/post/1d318feb_73631bf

花街paro

OOC可能有

雷者慎入

-----正文-----

見小狐丸的模樣,鳴狐有些懵了,那霸道的赤色雙眸,讓人想被他佔有,臉上泛起微微的紅暈,所幸被臉上的面具遮掩,才不至於被發現。

「……我…先行告辭。」鳴狐輕聲開口,表示想得到允許。

在規矩上,客人尚未離席前,是不得擅自離開的,但鳴狐覺得自己再不離開,遲早會被那雙眼睛吞噬,進而沉淪。

小狐丸也沒有多介意,因為他知道,這人兒,是逃不開他的,於是便輕輕點了點頭。

見對方答應後,鳴狐便起身離開,回到自己的房間,心跳聲還殘留於耳邊,臉上的灼熱也未消退,好不容易終於冷靜了些,才開始退去自己的衣裝,換回平時穿的輕便和服,撤掉臉上的妝容,恢復清秀的少年模樣。

走回後院,小狐狸不知何時已經蹭上他的腳邊,鳴狐蹲下將牠抱起,輕輕梳理那柔軟的皮毛,腦中滿是剛才的畫面。

薄唇輕吻著自己的髮絲,霸道的眼眸,卻又不失溫柔的看著自己,想到這裡,鳴狐又不禁紅起臉來。

幾日後,午後的陽光,照進鳴狐房裡,讓他有些艱難的睜開眼睛、坐起身,稍微伸了個懶腰後,開始打理自己。

"今天…他會來麽?"鳴狐一邊想著一邊梳理起自己的長髮,媽媽桑特別交代一定要將頭髮照顧好,這樣客人才會喜歡。

小狐丸已經好幾天都沒來了。

今日,鳴狐不做藝妓,只是一般的陪酒,每日都有不一樣的表演,表演者相對的也不同,今天是由清光負責,鳴狐很幸運,今天接待的,是位理性的客人,早早的就喝完了酒離開,而自己暫時也不用再接待其他客人,這是媽媽桑特別允許的,雖然嚴厲,卻還是對他疼愛有加,一天一定要招待一位客人,要不要多全看他自己。

「鳴狐。」正打算回房時,清光拉開紙門,喚住他,鳴狐不解的看著。

「小狐丸大人,特別指名了你。」聽到這話後,鳴狐先是一愣,才回應,「我先回房…整理整理。」見清光點頭後,他快速的奔回房間,內心是雀躍的,他不懂自己為何如此開心,但他想盡可能的將自己妝扮的好看,也期望對方看了能夠開心。

將妝容與衣服重新打理過一遍後,鳴狐來到了房前,拉開紙門,在人群之中,輕易的捕捉到小狐丸的視線,拉上紙門後坐到他身旁,替他斟酒。

「今晚…感謝您的指名…。」鳴狐的聲音很小,畢竟是第一次對花魁屋以外的其他人開口,但還是讓小狐丸聽到了。

「終於願意開口了?」小狐丸勾起唇角,在他耳邊說道,據說這孩子,只有喜歡的情緒會表達出來,所以代表自己是有機會的,而且聲音就如自己所想的,是清秀的嗓音。

鳴狐聽聞對方所說的話後,臉頓時熱了起來,這次被小狐丸看見了他紅起的耳根,於是他笑意更深了「不好意思,鳴狐今晚,小狐我買下了。」

鳴狐還來不及驚訝,已經被帶出房間,轉而來到另一個只有兩人獨處的房間。

小狐丸逕自的坐下,爾後示意鳴狐也一起坐下,隨後開口「小狐不會強迫你,我希望你心甘情願的跟著我。」

鳴狐還來不及反應,對方又道「我知道這是你的初夜,所以不想讓你留下不愉快的回憶。」小狐丸將臉又湊近了些,「如果你願意,就將面具摘下,主動吻我,不願意,就一直陪著我待一段時間,錢自然還是會給。」

鳴狐自然是願意的,雖然是第一次會令他緊張,但他知道,小狐丸絕對不會強迫他,從那雙赤眸所蘊含的真誠,他知道小狐丸是認真的。

將手伸至腦後,解開繩子,輕輕取下面具放至一旁,露出略為羞澀的紅潤臉頰,輕輕的吻上對方的唇,爾後開口「請多…指教…。」

小狐丸內心簡直欣喜若狂,幾日不見令他對鳴狐的愛意更加深,扣住後腦,將舌探入對方口中,侵略著每一個地方,順勢的壓倒了他,吻至鳴狐有些喘不過氣才鬆開唇,愉悅的笑道。

「把你的一切都交給小狐我,鳴狐。」

-----TBC.-----

评论(2)

热度(4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