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嵐

雙狐控/歡迎交流ˊˇˋ

深不可測 序+01

序章+第一章

我真的是個標題廢(躺地

後期會有鶴一期CP

不過主要還是雙狐

ABO設定

殺手pa

OOC一定有

可接受者請往下↓

---------正文-----------

繁華的都市,卻有著更加繁雜的世界,在那裡,為了生存,人們可以不惜犧牲自己也要活下去。

在某棟豪宅內,推開浴室門,水蒸氣便蜂擁而出,從裡面走出來的,是一名有著銀白髮絲的少年,身體只留著圍巾包裹住,白皙又纖細的腿格外的誘惑人。

「哼…過來吧。」男人坐在床上,朝少年勾了勾手,對方便乖乖的走過,棲身上去。

水靈的金眸流轉著,髮絲上還有些許水珠滴落,然而少年只是勾起一抹魅惑的笑,在男人耳邊輕聲說著。

「一定會讓您很舒服的。」

話音剛落,一把利刃直接刺進男人的腹中,不待他發出悲鳴便轉動刀柄,拔出、刺入,鮮紅的血頓時濺上純白的毛巾,及少年的臉上,然而面對這這般血腥的畫面,少年只是勾起一抹如同狐狸般狡黠的笑。

「一定會讓您很舒服的、死去。」

隔日清晨,只見男孩戴著黑色的口罩,穿著大厚外套從豪宅走出,背包內的文件,正是他的目的,他一直都是這麼過著,受人僱傭的殺手,是他的職業,靠著比女人還妖豔的外表,擄獲了多少人的心,但他只會去接近有利用價值的人。

口袋中的手機響起,少年便接了起來。

「人已經死了,東西也到手了,之後的事,你自己處理,至於錢,麻煩你了,鳴狐,隨時歡迎您再度光臨。」

靠著色誘殺人,已經成為鳴狐的特色,在如此黑暗的世界,聲譽挺好,至於為何沒人看過他,因為看過的人通常都已經死了,鳴狐也不曾在雇主面前露面。

手機再度響起。

「殺手鳴狐,我能為您做什麼服務。」少年的聲音就跟這冬日的早晨一樣冷。

只見電話另一頭傳來經過處理的機械聲。

「我要你殺了三条小狐丸,賞金,一億美元。」

嗶嗶嗶嗶!!嗶嗶嗶嗶!!!!!!

微微睜開雙眼,關上那擾人清夢的鈴聲。

少年艱難的爬起床,睡眼惺忪的望著手機---6點30分。

再度癱回柔軟的床上,這種大冬天的,不睡太對不起自己了,雖然天氣冷,但鳴狐還是習慣裸著上半身睡覺。

這是手機又震動了下,鳴狐只好不耐煩的爬起身,再次打開螢幕,是一期傳來的簡訊。

「…三条小狐丸,三条派最高指揮,是擁有強大氣場的A,目前未標記過任何O,但性經驗也不是沒有,據說目前還在尋找適合自己的O。」少年說著簡訊上的內容。

鳴狐一直是個O,但卻沒有屬於自己的A,畢竟身為殺手,這可是件不太好的事啊,但也因此,鳴狐能夠靠散發信息素來吸引各個目標,發情期也只需要靠這些目標替他解決便足夠。

看著傳來的各個資料,鳴狐對於這位叫做小狐丸的人越發感興趣。

按下回撥鍵,設成私人號碼,接起電話的,仍舊是那個機械聲。

「委託接受。」

走在人群中,鳴狐可以說是低調的毫無存在感,戴上口罩與毛帽,大厚外套與圍巾,只露出了那雙金燦眼眸來探路。

『記住,你是粟田口鳴狐,得知三条派需要助手,因此前來協助,還望能幫上各位。』一期在電話中交代的事還尤然在耳,鳴狐平時並不多話,除非是必要,不然他其實不願意開口,畢竟他只為了殺人開口。

這麼想著的同時,已經來到由三条派經營管轄的公司,走進去遞上面試的資料後便被櫃檯人員帶往至最高樓層。

「所以小狐我說啊,三日月你對那個山姥切未免傾心過頭,他可還沒說要做你的O啊。」

會議室裡,是三条派的最高管轄,三日月宗近與小狐丸。

「哈哈哈,你只是因為小狐丸還沒遇上自己認定的O罷了,我還有事,就不等那位來試鏡的孩子了,代我問聲好。」

三日月說著,便走向會議室的門口,關上門時還不忘提醒一句。

「記得可別吃了人家啊。」

「…唉…那老頭,嘖,為什麼結果是相親啊,到底有哪個白痴會做黑道的嫁啊,光聽小狐的名字都能嚇死他了。」小狐丸焦躁揉了揉自己的長髮說著。

他在這個的黑社會算是有名的,甚至連圈外人都能知道他的事蹟,『永不敗的狐狸。』不管在哪方面,小狐丸都是最強的,當然也包括了打架方面,光是那強烈的信息素就足以壓垮一票人,與之並列的當然是三日月宗近,兩人一出馬,拆散一個流派都不是問題。

還在煩躁的同時,門再度開啟,這次進來的,是一位有著銀白短髮,以及一雙流金般的雙眼,臉上還戴著口罩的一位少年。

「你就是粟田口鳴狐吧,請坐。」小狐丸挑了挑眉,仔細的上下觀察少年的樣貌後便請他入座,而少年也只是點點頭,順著對方的指示坐下。

「這面試需要看臉,有辦法將你的口罩摘下來麽。」這句話無庸置疑的是肯定句,完全沒讓對方有選擇的餘地。

少年也只是安靜的點點頭後將其拿下,口罩後面,是一張格外清秀的臉,白皙的臉蛋,薄厚適當的唇,讓人想一口咬上,還有那舒服的令人發暈的美好信息素,無一不讓小狐丸想佔有。

瞇起那雙赤紅的眸,小狐丸又問道。

「你確定想當我的新娘麽,這可不是什麼好的選擇啊。」

他當然不想勉強自己看上的人,而對方的意願也是相當重要的,他可不想跟三日月一樣只是一昧的付出。

其實在會議室門口時,鳴狐就已經感受到對方那強烈的信息素,雖然強大,卻令他覺得舒服,至今的目標給他的,都只有噁心的感覺,只是意外的事,這居然是個相親,看來一期也有糊塗的時候。

「我是粟田口鳴狐,今後還請小狐丸大人多多指教。」聽見對方的話後,少年只是勾起一抹淺笑,爾後身子向前傾,鞠躬說道。

『啊啊…看來這次是真的得娶了。』

小狐丸看著那個笑容心中如此想著。

评论(10)

热度(31)

  1. piemul832kt墨嵐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