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嵐

雙狐控/歡迎交流ˊˇˋ

雙狐/虐向 《等待》

即使不在,你仍是我心中無可取代的。


某天下午。


「叔叔!叔叔!快唸故事給我們聽!!」小短刀們一個一個吵著鳴狐要聽故事,「啊啊,你們這樣鳴狐會很困擾的。」肩上的小狐狸正在替自己解圍,「沒關係。」輕摸小狐狸的頭,然後坐下「大家都過來吧。」這是鳴狐第一次想說這麼多話「耶耶!太好了!!!」小短刀通通過去圍坐在他身旁。


(以下故事部分不用上下引號)


從前從前,有一隻大狐狸跟小狐狸,大狐狸,活潑好動,小狐狸,安靜乖巧,有天這兩隻狐狸相遇了,他們天天玩在一起,直到有天大狐狸出去玩了,小狐狸則一直等待著他。


「好了好了,大家準備一下來吃晚餐吧!」一期一振走過來道「好~叔叔我們下次再繼續。」小短刀們各個跑走,鳴狐只是微笑點頭。


「鳴狐殿,晚點再過來吧。」一期一振體諒道,鳴狐也只是點頭。


自那之後,過了多久呢。


「鳴狐。」是誰,一直喊著我的名字,這個熟悉的聲音,是誰。


猛然睜開眼睛,印入眼簾的是小狐丸擔心自己的模樣。


「還可以嗎?」小狐丸擔心道「嗯,只是中暑。」鳴狐輕輕晃了晃腦袋令自己清醒些「太好了,你嚇死我了。」小狐丸從後面抱住鳴狐,在他的頭上蹭了蹭「對不起。」鳴狐向對方道歉。


「小狐丸,準備出征了。」審神者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「是。」小狐丸依依不捨的站起身「那麼,我出門了,鳴,要等我喔。」小狐丸說著,見鳴狐點頭後,便拉開紙門走出房間。


鳴狐環顧這四周,再熟悉不過了,是小狐丸的房間,想起兩人第一次的纏綿也是在這裡,鳴狐不禁臉紅起來,床邊橫放著自己的刀,上面掛著兩個鈴鐺,那是他們開始交往沒多久後,小狐丸送他的,說是定情物,於是鳴狐就收下了。


下午,天空開始出現烏雲,然後下起暴雨,看著這陣暴雨,鳴狐內心十分焦躁,不知為何,他總有種不好的預感,穿好衣服從房間走出來,刀柄上掛著的鈴鐺卻開始劇烈搖晃,其中一個竟然碎掉了,望著鈴鐺的慘狀,鳴狐更是焦躁,滿心盼著隊伍能快點回來。


不久,號聲響起,代表著隊伍的歸來,鳴狐奔向門口,看到的卻是被搬回來的審神者還有重傷的大家們,但怎麼找,就是沒有小狐丸,「主公說,有話跟你說,等他醒來吧。」燭臺切光忠走向自己,鳴狐只是點頭。


等待主公醒來的過程中,鳴狐想了很多,努力的說服自己小狐丸會沒事的,「唔...」審神者緩緩睜開眼睛,鳴狐的心頓時漏了一拍「鳴狐,我跟你說。」兩人眼神交會「小狐丸啊,只是沒跟上隊伍而已,他要你等著他回來。」審神者露出苦笑「....」鳴狐看著他,仍舊只是點頭便站起身走出房門,關上。


(接下來是審神者視角)


「鳴狐,對不起。」我落下淚,腦中那些畫面仍舊揮之不去。


暴雨中,小狐丸拼命的保護著已受重傷的大家「小狐丸!!!別再繼續了!!!我們快逃吧!!!!」看著小狐丸即使受重傷也仍要保護我們的模樣,我不禁哭出來「主公,我希望你答應我一件事。」小狐丸已經倒在地上「請跟鳴狐說我只是趕不上隊伍,請他等著我。」在說完最後一句後,被敵人砍下最後一刀,小狐丸,斷刀。


「小狐丸!!!!!!!!!!!!」我放聲大哭,為自己的無能,為自己無法保護他而哭泣。


鳴狐聽著審神者在房內的哭泣聲,大概就知道是如何了,他沒有落淚,只是遵從著審神者說的話,等待他,走到小狐丸的房間,拉開門,倒在被褥之中,他貪婪的聞著那只屬於小狐丸的味道,但棉被和甲冑卻不知為何濕了,難過的情緒瞬間湧上,鳴狐只是在小狐丸的房內無聲的哭泣。


隔天,無人再提及此事,不知過了多久,即使新的小狐丸來了,他也高興不起來,因為那不是屬於他的,更沒有兩人之間的回憶,鳴狐就只是等待著他的歸來,只屬於他的小狐丸,不管過去多少年,落葉枯黃,櫻花盛開,他都不曾離開過本丸。


我會一直等待,直到你回來的那天。


----完----


作者後記:第一次在這裡發佈自己寫的雙狐,希望各位會喜歡


评论(11)

热度(24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