墨嵐

雙狐控/歡迎交流ˊˇˋ

玻璃渣注意

OOC注意

--------正文---------

「鶴丸殿,請起床了。」

清晨的陽光透入,卻並無直接照射在男子的睡顏上,而是被某個身影遮擋住,柔和的聲線令人錯以為還在睡夢中,但在被晃醒的過程中,終於打算離開被窩的鶴丸國永,對上的是一雙帶著困擾的蜜色眼眸。

「真是的,今日要一同執行內番,還請您別賴床啊。」

「是是,親愛的草莓殿下,早安。」在那人毫無防備的臉上偷親一口便趕緊的爬起身換衣服。

「就說了別這樣叫我了。」小聲的嘀咕後也跟著起身出了房門,關上房門前還不忘提醒句「請您快點換好裝,時間已經不早了。」

兩人是負責手合的部分,所以練習的差不多後便一起坐在走廊上乘涼,雖說是冬天,但在暖陽下激烈運動仍是會出汗的。
就如平常那般,鶴丸會躺在一期的腿上休息,偶爾在一期不注意時偷吻他,換來對方一臉困擾及紅潤的臉頰。

但這些悠閒的日常,卻在那場遠征裡,通通化為灰燼。

在一期一振斷刀後,鶴丸發了瘋似的到處砍殺,無論是受多少傷,直至自身斷刀為止,都不曾停過。


當他再次醒來,已經是數千年後。

陌生的環境,還有將自己與世隔絕的玻璃窗,以及被擺飾在一旁的本體刀刃,雖然不知自己身處何處,但他唯一能肯定的是,這裡沒有一期一振的存在。

就這樣、每天生活在這個毫無生氣的玻璃櫥窗內,除了沉睡,也還是沉睡,又這樣不知過了幾年,當他醒來時,對上了某雙蜜色的眼,就如那天清晨一樣的溫和。
他像是抓住最後一根稻草的人一般,奮力的爬起身衝向那人,卻被冰冷的玻璃阻隔著。

他將手貼上那人從另一頭放上的手,燦金的眼瞳凝視著那雙蜜金色的眼,望著那張他再熟悉不過的臉龐,海洋色的髮,跟以前一模一樣。

正當他想喊出對方的名字時,却有他不曾見過的陌生男子,吻上了一期的臉,抱住他,輕蹭他,而一期的反應就跟那時一樣,即使一臉困擾,臉上仍是泛著紅暈,看上去是如此的幸福。

「你看,這把名為鶴丸國永的刀真是漂亮呢。」一期看著櫥窗內的刀,彎起溫柔的笑。

「你喜歡。」男子如此問著。

「喜歡,不僅刀本身漂亮,連名字我也很喜歡,雖然不知道為什麼,就算沒有原因,但我就是喜歡。」一期在說的過程露出了一個甜孜孜的笑容。

語落,鶴丸的眼淚也隨之落下。

即使隔著玻璃櫥窗,鶴丸仍可清楚的聽見他們的談話內容,鶴丸突然想起那天手合後他問過一期的話。

「一期,你喜歡我嗎?」

「喜歡,您的外表與內在,以及您的名字,我全部都喜歡,無需任何原因,就只是喜歡。」

接下來的話他完全沒有聽進去,就只是一直的看著一期的臉,看著他與那男人有說有笑,看著他幸福的模樣,他伸手想觸碰,却無法,即使再怎麼聲嘶力竭的喊著他的名字,但對方卻聽不見,甚至無法看到他。

他只能眼睜睜看著一期再次離他而去,然而他無法挽留,他什麼都做不到,無法抱著他,無法再對他說一聲我愛你。

一期,如果我們下輩子還能見面,我一定,不會再讓你離開我了。

评论(2)

热度(13)